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怀孕的女大学生 [2/6]

怀孕的女大学生 [2/6]


  在诊室外站了片刻,心情平静些后我才去找志伟,志伟一下把我抱进怀里。
  我告诉他,医生说我来的有些晚了,胎儿比较大,要住院做手术。志伟说:
「也好,那样保险。我就怕照顾不好你。」他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,突然问我:
「你的脸怎么这样红?」我马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他松开抱我的手,捧着我
的脸追问我:「怎么了?」我是躲不过去了,小声说:「是个男医生。」

  志伟用惊愕眼光看着我,「真的?」他好像不相信的问。我冲他点点头,志
伟猛的把我抱在怀里,抱得很紧!他看着窗外不说话,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难
道是在想像医生检查我的情景吗?

  志伟收回远望的目光,对我说:「走,到我家去!」从医院、坐出租车、到
他家,他一直搂着我。

  他家没有其他人在家,志伟拉我进了他的房间,把我按在床边坐下,眼睛盯
着我问:「真的是男医生?」我点点头。「他看你那里了?」我点点头。「他摸
你了?」我点点头,我实在答不出声了。

  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发生的事情沮丧,还是被那男医生刺痛了,还是我的表现
令他不满意,志伟一脸严肃,目光一刻也没离开我的眼睛。
  「你把看病的经过说一遍!」志伟严肃的说。

  我迟疑了片刻,说:「那医生先问情况,就让我脱掉裤子到床上检查,然后
就让我去办住院手续了。」我粗略的讲了个大概。

  「怎么脱的?你脱给我看!」我看着他,没有动,志伟有点急了,大声命令
我:「脱呀!」我顺从地脱掉裤子。我感觉对不起志伟,不光是让别的男人看、
摸我最隐秘的部位,而且有些细节我不想告诉他。

  我躺在床上劈开腿,对他说:「医生就是这样检查的。」志伟看着我,激动
得满脸通红。我猜想他可能联想到我们每次性交时,我就是这样张开腿等他的,
可是我刚才却用这样的姿势被其他的男人摆弄。

  「然后怎么检查的?」志伟逼问我。「那医生先扒开看……」没等我说完,
他就用手扒开我的阴唇。我点点头,继续说:「然后医生用阴道窥镜放进去,撑
开看,后来就把手指伸进去摸。」志伟也把手指伸进去了,还问我:「这样?」
  「不是,是两个手指。」我照实说。他真的用两个手指伸进去摸了:「后来
呢?」我说:「就是这样检查的。」我没有告诉他医生摸我的阴蒂了。

  志伟的手指拿出来时,看见我阴道流水了,他问:「检查时你也流了?」我
告诉他:「流了一点。」志伟一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下了,他的阴茎直挺挺地仰着
头,又粗又长,肿大的龟头红得发紫。看见他的样子,我坚持不住了,央求他:
「你快点放进来吧!」志伟向前一挺,狠狠的插进来了!

  他插了几下停住不动了,问我:「痒吗?」我说:「痒。」他还问我:「医
生摸时你是不是痒了?」我「嗯」了一声回答他。

  志伟开始用力狠狠的插了,边插还边说:「让你痒!让你流水!」他每插一
下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呻吟。就这样干了半个小时他才射了,可是好半天他才软
下来!不知道是志伟发挥得好,还是受到那个医生的刺激,这次干得特别的好!
我感觉真爽!

  第二天一早,我们就去到医院的住院处了。接诊室也是男医生,他看了我的
病历和收费单后,把我领到里间屋。里屋像公共浴室,房间的小半被两块木板隔
出三个空格,那个医生指着靠门口的空格对我说:「把衣服都脱了。」

  看他出去了,我把空格上的帘子拉上,衣服脱得只剩胸罩和短裤了,我站在
那里等医生的指示。医生进来一把把帘子拉开了,说:「什么是都脱了?你自己
的衣服都要换掉!」我只好全脱光了。他对我上下看了看,让我转过身,按着我
的后背,叫我弯下腰。他掰开我的屁股看了看,之后拿来有蓝条的病号服让我穿
上,递给我病历,让我去妇科病房。

  到了妇科病房,护士把我安排在诊疗室对面的病室,让我用窗前的床。病室
里有四张床,其他床都有人,志伟放下我的用品就走了。

  送他回来时,我旁边床的人在看我的床头卡,她看见我回来了就说:「嘿,
你是这屋最小的。」她指着我对面床的说:「张姐是大姐,32岁。我是老二,
我姓徐,29岁。小刘是老三,25岁。」徐姐是个热心直爽的人,我喜欢她这
样的性格。她介绍完,我礼貌地叫张姐、徐姐、刘姐,她们高兴地答应着,我们
开心得大笑。

  刘姐坐到我的床边,问我:「为什么不要孩子呢?」我撒谎说工作忙,不能
休假。她又问我:「你来住院时,是那个男医生接诊的吗?」「是呀!」「也是
看着你脱衣服的?」「是。」「我和张姐是昨天住进来的,来时也是那人。真可
气!看着人家脱光衣服,还掰着屁股看!」
  刘姐看护士进来了,就回到自己床上去了。护士给我抽血,让我留尿送去化
验,出去时告诉我不要走开,待会医生还要找我。

  李强医生推开了门说:「朱惠鹃你来。」我跟他进了对面的诊疗室。诊疗室
里左右分别放着妇科检查床和医院用的平的检查床,门边靠墙放着一排柜子,窗
边是医生用的办公桌。李医生看我关好了门,就让我脱掉裤子。在我弯腰放脱下
的裤子的时候,他在我后边轻轻的摸我的屁股,我急忙推开他的手,严肃地看着
他。李强没有理会我的态度,指着妇科检查床说:「你上去,我要取些标本送去
化验。」

  我躺下后,床上的架子把我的腿闢开了,李医生举着阴道窥镜过来,动作生
硬地插进阴道,用棉棍在里边沾了什么,抹在两个玻璃片上,取出窥镜就让我回
去了。

  回到病室,我拿卫生纸擦下身,徐姐问:「做什么检查?」我说:「就是从
里边取点什么,送去化验。」「这么快就查完了?」「是呀!怎么了?」我奇怪
地问。

  「这个李医生看年轻漂亮的病人,看得可细緻了!小妹你这样漂亮,李医生
会不好好检查?」徐姐说完朝我撇着嘴点点头。张姐说:「男医生常常在给女人
看病检查时挑逗玩弄女病人,尤其是妇科,看的就是那里的毛病。咱们女的就是
倒楣!」

  我说:「他们不怕有人告他们?」张姐说:「怎么告?谁证明医生犯坏了?
告不好还给你闹得满处的人都知道了,更丢人了。尤其老公知道了,你就是怎么
也说不清了。」我想张姐说得有道理,我没有告诉志伟被李强摸我的阴蒂,就是
怕我说不好他瞎想。

  「不是检查时该有护士在吗?」我说。徐姐接过去说:「护士才不管你呢!
你不听护士的话,她们会用男医生整治你!」「是吗?太可怕了!」我说。徐姐
用玩笑的口气对我说:「你可要小心啊!」

  张姐又给我们讲了她看病的经过,她说:「那天我去泌尿科看病,全是男医
生。化验后医生让我到里屋检查,进去后他坐在椅子上,叫我脱掉裤子。我硬着
头皮在他眼前脱光裤子,他指着妇科检查床:『上去!』我躺在床上分开腿,阴
部完全暴露在男人眼前。这是我第一次被男医生看,我感到全身发烧。他起身走
过来,打开灯对着阴部,又命令我:『屁股往下点。』腿劈到最大了,我感到子
宫发涨、阴道发紧。

  他一边戴手套一边看着我,好像非常得意地站到我腿间检查外阴和尿道,他
的手非常轻轻地摸,我感到异样,有点性冲动,阴道湿了。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
太可怕了,阴道有东西流出来了,我赶紧闭上眼睛。

  他对我说要检查阴道,他把两个手指伸进去了,使劲往里摸,顶得我宫颈发
涨发痒。他边摸边问我:『例假怎样?白带多么?』接着又拿来阴道镜撑开阴道
看,他说有点炎症,他说:『你等一下就出去了。』

  他对面的医生过来了,拿着窥镜左右晃,看完后取下窥镜,戴上手套也伸进
我的阴道里。之后看见我肛门弩出,他说查一下就伸进去了,痛死了!他问我:
『大便乾不乾?』痛得我直想喊。这时那个医生又进来了,对我说应去妇科看看
炎症,另一个说大便要定时,这时才叫我下来。

  他俩在一边洗手,我看他们好像在偷着笑我,我知道太丢人了。阴道流出的
东西让我擦了两遍,他们就看着我,等我穿上短裤,他俩才出去。回家我可没敢
告诉老公。」

  张姐讲完转头问小刘:「你没碰到过吧?」
  「谁能躲得了?」刘姐答道:「我老怀不上,医生让我做刮宫手术,在门诊
手术室做。我在手术室门外等了一会儿,那门被人从里边推开了一个缝,叫我的
名字和另一个女孩。我们俩进去时,我看见叫我们的护士身后站着个男的实习医
生,护士对男医生说:『你领她们去更衣室换衣服。』

  更衣室里边有两个光着屁股的站在那里,医生对我们说:『把裤子脱掉!』
拿了两件上衣看着我们脱裤子。他看我们也光着屁股,就把上衣递给我们穿上,
叫我们把自己的上衣包进去。这上衣特短,连肚脐眼都露着了!

  又一个男的医生进来了,看了看把先来的两个叫出去了。这个男实习医生叫
那个女孩在床边趴下叉开腿,他在后边掰开屁股,扒开小阴唇看;然后把我叫过
去,又掰开我那里看,看够了就出去了。

  过会儿那个实习医生来叫我们,领我们去手术室。更衣室和手术室隔着三个
房间,走道很宽,像是个大办公室,站着、坐着好些医生护士,其中还有三、四
个男的,我们得光着屁股在他们跟前走过去。先前去的那两个女人从手术室出来
了,和我们走了个对面,她俩光着屁股,戴着的月经带特别显眼!

  手术室里边并排着两张床,男医生指挥我们躺好,把灯对准屁股,来了个护
士,指导他给我们消毒。过会儿那帮男女医生说笑着进来了,我看其中又来了三
个男的,都是实习的。他们进来后,没有马上手术,还聊天。我们俩像展品一样
躺着,那几个男的进来就看我们,没处躲没处藏的!开始检查时,他们都戴上手
套,排着队摸我们,男人的手大,插进阴道时里边特别满。他们手摸着,眼睛盯
着我的脸,那样子好得意呀!」

  男医生成我们的话题了,我们正聊着,来了一男一女,两个实习医生。女的
拿着托盘,他们直接走到张姐床边,女的放下托盘说:「你把裤子脱下来,我们
检查一下。」张姐脱掉裤子,两手抱着腿腕,把腿张开了,她的屁股真白,阴毛
又黑又多。我没有看过女人光屁股劈腿,那里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,我看徐姐刘
姐也在偷偷看着。

  两个医生都戴上了手套,男的先扒开张姐的小阴唇看,接着就把两个手指插
进阴道。他好像是在找什么,手在里边到处摸,看他们的检查,我都有些痒了。
  男的摸完后站起身,看着女的做检查。我一看那男的医生吓我一跳!我认识
他,他叫纪维刚,是我们学校隔壁医学院的学生。纪维刚也是他们学院足球队的
队员,志伟经常和纪维刚他们比赛足球,志伟和他还是朋友。我该如何办呀?!
我怎么面对他的检查?志伟知道了怎么办?关键要是让别人知道我是学生,而且
还没有结婚怎么办?我赶紧溜出病室,我得厚着脸皮和纪维刚说说。

  纪维刚他们出来时,我在后边拉了一下他衣服,他回头看到我,非常奇怪地
问我:「是你?怎么了?」「我……我怀孕了。」「志伟干的好事?」「是。」
  「别人不知道我是学生,不知道我没有结婚。」我没办法,只有请他帮我保
密了。纪维刚说:「我明白,你放心吧!」

  我躺在床上,脑子里老是想:要是纪维刚检查我怎么办?要是志伟知道纪维
刚检查我怎么办?……

  徐姐开玩笑地说:「张姐,你屁股真白呀!」我才注意到张姐用白单子盖着
下身,好像还劈着腿呢!张姐说:「嗨!羞死人了!让你们看着被男人摸!」
  刘姐说:「我可怕被男的摸!男的一摸,我就痒!」张姐说:「大庭广众下
摸我,多现眼!」徐姐说:「这是好的,我们都是女的。前几天小刘那床住的那
个人,我老公在呢,还有小朱那床的人的老公也在,那个男实习医生掀起被单就
摸。要是当着自己老公就更惨了!」

  纪维刚和那女实习医生又进来了,去到张姐床边,女的掀起被单,原来张姐
还抱着腿呢!阴道被窥镜撑得老大老大。女医生打开手电筒往里照,纪维刚拿着
窥镜看了看,他拧松窥镜的螺丝,取出窥镜,看我一眼,就和女医生走了。张姐
侧身找卫生纸,我看见她阴道里流出白色液体。

  徐姐凑过去说:「流了吧?痒也得忍着点呀!」「怎么忍嘛?你给我忍个看
看!」张姐不示弱的说。「诶,小妹还没有给你体检吧?」徐姐忽然问我。她把
我问糊涂了,我问她:「什么体检?」徐姐说:「住院都要全身体检呀!你没做
吗?」说到这,李强推门进来了,他看了看我们几个,把刘姐叫出去了。
  过了快一个小时,刘姐满脸通红的回来了。